开源节流演出继续 太阳马戏全球“独苗”生存记

2020年07月02日 08:57    来源:北京商报    蒋梦惟
[手机看新闻]
[字号 ]

  “一代传奇”太阳马戏申请破产保护一事,犹如一颗重磅炸弹引爆了全球旅游演艺市场。而刚刚复演不到一个月的全球唯一重启太阳马戏演出项目的杭州《X 绮幻之境》,也随之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就此,7月1日,北京商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太阳马戏《X 绮幻之境》总经理、杭州新天地集团文旅事业部常务副总经理夏小钰,了解这根“独苗”目前的生存境况以及未来规划。 

  破产危机中的“独苗” 

  “在得知加拿大太阳马戏集团申请破产保护的消息后,经与加方反复沟通,杭州项目的中方合作方新天地集团决定将继续《X 绮幻之境》的演出。”夏小钰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太阳马戏集团CEO丹尼尔·拉马尔向其表示,申请破产保护是为了企业能够重启。根据计划,9月该集团将会迎来新的股东,太阳马戏的品牌、项目也会得以持续。而且由于《X 绮幻之境》是由中方全资投资,因此后续经营等各方面安排也不会受到影响。 

  夏小钰介绍,6月3日《X 绮幻之境》演出重启后,当月共完成了15场演出。而按照目前的规划,在经过了6月的试水、磨合之后,7月8日起,杭州太阳马戏表演项目将恢复至疫情前的频率,即每周三到周日均会对外演出,每月演出20余场。 

  对于《X 绮幻之境》成为太阳马戏当前全球唯一的“独苗”演出项目,夏小钰表示,这主要是由于中加双方企业采取的合作模式与太阳马戏其他项目有所区别。“《X 绮幻之境》本身是由杭州新天地集团全资投资的产品,太阳马戏集团进行品牌授权并主导创意制作、演职人员招募培训、演出质量把控等方面,而包括场馆、演出日常运营等环节则是由新天地来负责。” 

  夏小钰表示,虽然在组建团队上太阳马戏有着一套严格的招聘审核、培训机制,但《X 绮幻之境》的员工最终都是签在新天地集团旗下,而这也就意味着,即使太阳马戏裁员95%,杭州项目的演出依然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只不过,此前会来杭州进行演出质量把控的太阳马戏集团指导人员等,目前因为疫情无法来到现场,只能通过邮件等形式与中方保持沟通。 

  “苛刻”的合作方 

  其实,提起太阳马戏集团申请破产保护一事,夏小钰心中还是充满惋惜的。回忆起新天地集团最初与太阳马戏接触的经历,她感触良多。 

  “数年前,我们计划在新天地中央活力区中规划建设一个文旅项目,作为整个区域的引擎。”夏小钰介绍,当时新天地集团在全球范围内搜罗对象、寻找合作伙伴,在偶然间看到太阳马戏的演出后,就迅速对这一演出项目和演出形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2015年、2016年新天地集团开始与太阳马戏接触,洽谈合作设想,“与其他太阳马戏的演出项目不同,杭州是先有剧场再有剧目”。夏小钰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彼时,杭州重机厂老厂区搬迁后,新天地保留了4栋老厂房,将其中之一改建成演出剧场。 

  据悉,在达成合作关系后,太阳马戏在反复到剧场进行考量后,专门为杭州项目设计了一个十分大胆的演出方案,“由于《X 绮幻之境》的演出剧场是狭长型的,台口非常宽、长达100米,因此,太阳马戏设计了在同一个剧场中同时有两拨观众观看两个故事的演出形式,而这两个故事中有20%-30%的内容是完全不同的”。 

  在采访过程中,对于太阳马戏对细节的讲究,夏小钰反复提到了“较真”这个词。她笑称,在自己从业多年的经历中,还是首次碰到像太阳马戏对每个环节都如此“苛刻”的合作伙伴。“比如为了保证剧场中大量精密机器设备的正常运转,太阳马戏要求剧场必须处于无尘的状态,因此,我们花了大量的费用整体重新制作了剧院的地板;而且,为了让演员在最好的身体状态时演出,同时又要避免因出汗影响演出安全,太阳方要求剧场全年要保持恒温22摄氏度。”夏小钰直言,大到现场的仪器设备、装备设施,小到演员脸上的油彩、身上的服装面料,太阳马戏都有非常细致的标准。 

  “其实,在旅游演艺这个圈里,不少人都熟知太阳马戏是以几乎不考虑第四色最新网站效益的程度去追求艺术性的。”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初步预测,与国内部分同规格的演出相比,太阳马戏杭州项目投入的成本可能至少要高出一半以上,虽然这会令演出的质量得到保障,但不可否认,这可能也会给经营方带来较大的营收压力。而且,周鸣岐还提出,以市场规律、行业经验来看,每年《X 绮幻之境》可能还要向太阳马戏集团交纳一笔高昂的品牌授权费用,少则几百万元,多则上千万元甚至数千万元。 

  开源节流双重难题 

  实际上,对于夏小钰来说,当前《X 绮幻之境》面临的经营难题,除了较高的成本投入外,还有疫情带来的长期停演,以及稳定团队等多个方面。 

  “去年8月开业之后,我们原计划在3-5年实现收支平衡,然而,停业了4个多月之后,今年我们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夏小钰介绍,疫情前《X 绮幻之境》的上座率基本在70%左右,不到半年门票收入就实现了几千万元,而从1月24日开始暂停演出到6月3日之间,剧场处于零收入状态的同时,财务、人员成本,以及剧场日常维修、保养、水电等开支也是笔不菲的费用,“为了维持剧场状态,恒温等方面的投入都不能断”。 

  夏小钰坦言,按照当前相关部门规定的50%剧场上座率上限,即使《X 绮幻之境》基本能处于满座状态,也存在一定的经营困难。据悉,目前杭州太阳马戏剧场的座位数为1442个,而目前每场演出最多能销售721张票。 

  但即便如此,夏小钰仍然认为《X 绮幻之境》需要继续开演,“目前,《X 绮幻之境》共有300名左右的员工,按照太阳马戏的标准,杭州项目的演职人员的培育需要大量的成本和较长的周期,一旦搭建好的团队散了再重新招聘、培训又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因此,对于新天地来说,稳定团队才是避免更大损失的重要途径”。此外,夏小钰也表示,在疫情防控特殊时期,剧场演出停业一段时间后,当前市场对于剧场演出还是有一定需求的,而这也是杭州太阳马戏坚持演出的主因之一。 

  “团队要求越高,人就越难招,这是市场上通行的规律。”周鸣岐直言,目前太阳马戏裁掉了九成以上的人,杭州项目也不能指望加方为其输送人才,因此新天地眼前最重要的任务还是尽量避免团队人员流失。 

  除了节流,开源也是杭州太阳马戏项目必须要考虑的问题。夏小钰坦言,今年《X 绮幻之境》的收入可能被影响五成以上,在此情况下,新天地一方面计划通过调整业务结构盘活剧场资源;另一方面,公司也在筹谋将《X 绮幻之境》进行内容输出。夏小钰表示,希望能将演出优化后,让该剧走入主题公园和其他剧场。 

  “说实话,对细节如此‘讲究’的太阳马戏,想要复制、输出确实难度不小,因为对于任何一个主题公园和剧场来说,当前要投资引进《X 绮幻之境》这么一部大剧,可能都会比较谨慎。”周鸣岐提出,其实新天地可以利用自己与太阳马戏的合作、运营经验,研制一些性价比相对较高的、易于输出的“轻剧目”。而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也表示,即使带有太阳马戏的元素,演出也不一定非要斥巨资场场大而精,一些小而美的剧目可能更适合于旅游、度假产品相融合。 

  值得注意的是,周鸣岐还建议,杭州太阳马戏项目需要强化自己的旅游演艺属性,“目前,该剧场距离西湖等杭州主要景点景区相对较远,游客在其观众中的占比可能也比当地及长三角居民要少一些,作为一台重投入的大戏,回头客能带来的收入始终是有限的,只有强化自己的旅游属性,将其打造成杭州的标志性旅游目的地,才能打破客源天花板”。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李卓 )

37fa

开源节流演出继续 太阳马戏全球“独苗”生存记

2020-07-02 08:57 来源:北京商报
查看余下全文
0